首页>财经导读>离岸人民币异动内幕:沽空资本利用传闻打压 央行多策略应战

离岸人民币异动内幕:沽空资本利用传闻打压 央行多策略应战

   时间:2016-07-01 10:59   阅读量:18164次

  6月30日,离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H)再现异动。

  当天下午3点后,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突然在短短10分钟内,快速跳水大跌逾400个基点,一度跌破6.7并触及2月以来最低点6.7023。

  “当时很多交易员都感到特别意外,后来才知道有外媒报道称中国央行今年有意让人民币汇率跌至6.8,导致国际资本大幅沽空离岸人民币套利。”一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表示。

  不过,这种离奇跌势并没有延续很久,截至6月30日下午8时,离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徘徊在6.6647附近,基本收复失地。

  “市场揣测央行下午通过中资银行再度干预汇市,遏制了离岸人民币跌势。”他表示。

  在他看来,就近日人民币中间价走势而言,央行一直在悄悄调整中间价以稳定人民币汇率,一个最直接的迹象,就是连续三日人民币中间价均高于上一个交易日夜市收盘价。

  “目前,中国央行肯定不希望人民币汇率持续大幅贬值,甚至跌破6.7整数关口,因为这意味着沽空资本将能直接冲击离岸人民币6.7585的年内低点,一旦这个点位再度被跌破,新的人民币下跌空间将被打开,必然引发更大的资本外流压力。”他直言。

  中国央行有关负责人也表示,近一段时期,国际外汇市场受英国“脱欧”影响出现较大波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所贬值。但总体来看,人民币汇率仍在按照“前日收盘汇率+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动”的既有机制正常运行,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汇率保持基本稳定,市场预期平稳。而且,中国无意通过人民币汇率贬值提升贸易竞争力,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决定了人民币不存在长期贬值的基础。

  沽空势力利用传闻试图打压人民币

  在多位外汇交易员看来,国际资本利用外媒报道大举沽空离岸人民币,并非无的放矢。

  “此前,不少对冲基金都买入6月底到期的离岸人民币看跌期权,执行价格基本都在6.7-6.8之间。”一位外资银行外汇交易员透露。据他所知,这类看跌期权的交易规模至少在20亿美元以上。

  对冲基金之所以敢买入这类离岸人民币看跌期权,主要原因是他们年初预计人民币持续贬值会引发中国外汇储备大幅缩水,令资本外流压力加剧,迫使央行大幅调低人民币汇率。

  然而,随着最近两个月中国外汇储备逐步企稳,加之美元加息步伐放缓,令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始终徘徊在6.6下方,令他们一度对这种沽空策略感到失望。

  “6月中旬前,不少对冲基金提前平掉了这种沽空期权。”这位外汇交易员回忆说。但令他没想到的是,英国脱欧黑天鹅事件让留守者看到了胜算——随着全球避险投资情绪高涨引发美元上涨,令离岸人民币重新面临较高的贬值压力。

  他发现,从周一起,这些对冲基金开始不遗余力地压低离岸人民币汇率,甚至向境外银行借入大量离岸人民币兑换成美元,人为地“放大”人民币抛售量,以此进一步压低离岸人民币汇率。

  不过,随着6月29日全球股市与英镑欧元全线触底反弹,离岸人民币汇率在6.6附近开始企稳反弹,令他们的期权沽空套利策略再度受挫。

  “30日当天,他们必须孤注一掷。”这位外汇交易员表示,如果30日收盘前离岸人民币汇率无法触及6.7上方,这些对冲基金的人民币沽空期权将悉数失效,甚至会损失不菲的权利金。这迫使他们不惜利用“央行有意默许人民币年内贬至6.8”的市场传闻,大举压低离岸人民币至6.7上方。

  多位外汇交易员指出,其实这种市场传闻并不新鲜。年初他们就收到多家国际大型投行的报告,预测年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会跌至6.8附近。

  “显然,他们想利用这种市场传闻作为沽空人民币的炒作由头,实现他们的期权收益。”上述外汇交易员表示。他甚至发现,在离岸人民币10分钟内大跌逾400个基点期间,不少对冲基金一度从外汇经纪商调用10倍以上的资金杠杆买跌离岸人民币,似乎想让离岸人民币直接跌破年内低点6.7585,由此获得更高的期权收益。

  然而,当离岸人民币汇率跌破6.7整数关口时,市场突然涌出大量人民币买单,迅速逆转了离岸人民币跌势。

  “市场揣测这很可能是中国央行通过中资银行干预汇市所致。”一家对冲基金经理告诉记者。毕竟,随着英国脱欧引发人民币有所贬值,机构与企业此时购汇意愿并不踊跃,要短时间力挽狂澜稳定离岸人民币汇率,只有中国央行。

  多位外汇交易员表示,这进一步验证了近期外汇市场的揣测——在英国脱欧导致人民币汇率触及过去五年半低点之际,近日中国央行重新开始干预汇市以稳定人民币汇率。

  央行多策略干预汇市稳定人民币

  在多位外汇交易员看来,近日中国央行对人民币汇市的干预,还体现在人民币中间价与隔夜收盘价的比价方面。

  “过去3个交易日,人民币中间价都高于上一个交易日夜市收盘价。”上述外资银行外汇交易员认为。

  具体而言,6月30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在6.6312,较29日夜盘收报6.6380略高;29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在6.6324,较28日夜盘收报6.6514高出不少;28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在6.6528,较27日夜盘收报6.6585较高。

  “这种情况并不寻常。”他分析说,若人民币中间价形成机制是参考“前日收盘汇率+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动”,当中间价高于前日收盘汇率时,表明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汇率呈现升值趋势。但考虑到目前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即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仍处于下跌趋势,这似乎表明央行要么悄悄调整了人民币挂钩的一篮子货币权重,令人民币兑一篮子处于升值通道,由此令中间价高于隔夜收盘价;要么通过暂时调高中间价,向市场传递希望人民币企稳的信号。

  在他看来,央行此举有两个意图,一是尽可能不动用外汇储备以稳定人民币汇率,二是在英国脱欧引发人民币短期有所贬值的情况下,有步骤地调控人民币贬值节奏,避免人民币过快大幅贬值,给国际投机资本有机可乘。

  瑞银财富管理中国经济学家胡一帆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在英国脱欧引发全球货币大幅波动的情况下,中国央行一方面试图让人民币“顺势贬值”,另一方面也会根据市场变化维持人民币基本稳定,并在短期内加强资本管制,直到人民币双向波动以及资本双向流动成为常态。

  记者多方了解到,除了调整中间价释放人民币企稳信号,6月29日央行还直接干预汇市,令人民币从过去5年半的低点逐步反弹,以此扭转市场持续看跌人民币的情绪。

  “这也许是央行四两拨千斤之举。”一位外汇交易员认为,当天全球金融市场已经出现反弹迹象,此时央行通过汇市干预提前令人民币企稳,无形间对国际资本沽空人民币构成不小的压力,更重要的是,央行此举还旨在压缩境内外人民币汇差空间,令国际资本利用套利交易沽空人民币变得无利可图。

  “不过,这对央行外汇储备管理能力提高更高要求,若央行不间断地动用外汇储备干预汇市,某种程度也令国际资本转变策略,即先不断消耗中国外汇储备,等待机会一击获胜。”他指出。

  在胡一帆看来,在汇率稳定、低利率、资本开放三个目标中,当前中国央行会以前两者优先,并有步骤加强资本管制以降低外汇储备流失速度。当人民币双向波动成为常态,并且资金双向流动较为平衡时,中国的资本管制才会逐渐放松。

  转自;21世纪经济报道


未输入评论内容
最新评论